第80届奥斯卡 第80届奥斯卡另类电影的胜利

时间:2020-12-14来源:未知
第80届奥斯卡中国新闻周刊讯(文/梁良)无论从提名或得奖结果论,好莱坞主流电影已露出明显的老态。数十年前那种雅俗共赏的电影似乎真已离我们远去。由于好莱坞编剧大罢工很给面子地提前落幕,高龄80的奥斯卡大叔得以风风光光地欢庆他的大寿。不过,无论从提名或得奖结果而论,好莱坞主流电影已露出明显的龙钟老态:大制片厂全忙着去拍摄《变形金刚》之类的科幻大片,要不就更偷懒地以生产线方式复制一部又一部卖座片的续

中国新闻周刊讯(文/梁良)无论从提名或得奖结果论,好莱坞主流电影已露出明显的老态。数十年前那种雅俗共赏的电影似乎真已离我们远去。

由于好莱坞编剧大罢工很给面子地提前落幕,高龄80的奥斯卡大叔得以风风光光地欢庆他的大寿。

不过,无论从提名或得奖结果而论,好莱坞主流电影已露出明显的龙钟老态:大制片厂全忙着去拍摄《变形金刚》之类的科幻大片,要不就更偷懒地以生产线方式复制一部又一部卖座片的续集,全年都没有生产出几部能兼顾艺术性与娱乐性的大制作。像数十年前那种雅俗共赏的电影《乱世佳人》《宾虚》《桂河大桥》《教父》等叫好又叫座的奥斯卡得奖片越来越稀少了。

今年,5部提名奥斯卡最佳影片奖的作品:《赎罪》《朱诺》《迈克尔·克莱顿》《老无所依》《血色黑金》,全是出自米拉麦克斯这类二线的独立制片公司和科恩兄弟这类一向站在好莱坞体制边沿的特立独行者之手,在影片取材和编导手法上均算另类之列。

电影虽各有特色,却反映出目前英语主流影坛相当缺乏创意,亦找不到新鲜有趣的好题材,故无法带来令人满意的成绩。

本届奥斯卡除了几项技术奖仍被传统好莱坞势力囊括之外,其他主要奖项几乎全部落入这批外来人士之手。4个演技奖的得主更没有一个是美国人,这显然是一个新纪录。

就事前的各类得奖预测来看,第80届奥斯卡的获奖名单没有太大惊喜,多数是大热门胜出,也有个别爆冷门的奖项,尤以《我不在那儿》的凯特·布兰切特在最佳女配角项目输给《迈克尔·克莱顿》的蒂尔达·斯温顿最令人出乎意料。

科恩兄弟的《老无所依》一举夺得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改编剧本、最佳男配角等4项大奖。就本片的题材、格局、和编导手法的创新性而言,笔者认为它有点过誉了,只是一个“蜀中无大将”的比较结果。本片的原著取自普立策奖得主柯马·麦卡锡的乡土奇案小说,但题材只是谋财害命的亡命追杀片,属于美国B级片常见的公式,并无任何新颖之处。主角是越战退伍军人,在荒野打猎时发现贩毒黑帮火并残杀后遗下的200万美元巨款,因而产生贪念吞没巨款,引发黑帮派出超级杀手沿途跟踪追杀。全片主要篇幅就是描述这一追一逃的过程,少不免要斗智斗力,而警方则只是一直跟在后面解释谜团和发发牢骚而已,甚至对收拾残局都无能为力。

科恩兄弟一向以剑走偏锋的怪异手法拍摄俗套的凶杀故事见长,他们的独特风格深获一些艺术电影爱好者的好评,但从来不是一般观众那杯茶,因为很难从他们的作品中得到娱乐上的过瘾满足感。

《老无所依》拍来依然故我,细致却不大刺激,并未跟观众妥协。本片调子十分苍茫冷峻,开场15分钟甚至有点沉闷,观众需要很沉得住气才能慢慢进入科恩兄弟营造的故事氛围之中。西班牙男星贾维尔·巴登饰演的冷峻杀手,从形象到演出无疑都是本片最有神彩的部分,每次有他出场就会带来戏剧张力,得奖实至名归。科恩兄弟塑造人物性格时采取的“没话找话”对白手法,颇有点向昆汀的《低俗小说》偷师之感。

本片较失败的应属汤米·李·钟斯演的小镇警长一角,他足够老练多谋,却一直只能做事后诸葛,做事方式拖泥带水,到后来更不断呢呢喃喃。影片以他探访老前辈对世道人心大发牢骚做结局简直是反高潮。此外,本片的调子绷得太紧,欠缺其前作《冰雪暴》的幽默感,也颇为可惜。

虽然《老无所依》仍有不足,但其他4名对手的缺憾也十分明显。英国的战争爱情片《赎罪》在戏剧结构与影像构成方面都不俗,然而那段战乱情缘本身并不感人,跟性质类似的《英国病人》相去甚远。若不是有最后一段女作家老年时公开在电视访问现场说出整个故事的真相,为剧情来一个精彩的压轴逆转,本片恐怕还拿不到金球奖的剧情类最佳影片。

《朱诺》是有趣的低成本喜剧,在“世风日下”的现实环境中,本片敢于直接描述16岁中学女生怀孕的社会现象,而内容亦侧重女性对怀孕问题的关注,并顺应反堕胎的潮流,让朱诺生下婴儿后又找到理想的领养父母,叛逆之余又没有离弃家庭价值,皆大欢喜。因此能从独立制片成功打入主流市场,继上一届同样低成本的《阳光小美女》之后,再获奥斯卡提名的肯定。不过,本片终究只是轻松好玩的影片,艺术分量不足,能在鼓励小片的独立精神奖中荣获最佳影片、最佳女主角和最佳编剧新人奖,已是最高的肯定。曾当过脱衣舞娘的狄艾波洛·柯迪首次写剧本就打败众多前辈勇夺奥斯卡最佳原创剧本,多少算是一匹小黑马。

影坛帅哥乔治·克鲁尼近年充分展现其电影企图心,幕前幕后都有很不错表现。这次由他监制兼主演的《迈克尔·克莱顿》是制作严谨的律师惊险片,布局不落俗套,剧情针对农业化学品令大众致癌的集体索偿官司,批判大律师行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阴谋,主题很有良心。但节奏缓慢低调,颇为复杂难明,拍得也不够娱乐性,能够获最佳影片等多项提名已是很大的肯定。在片中饰演化学公司心狠手辣的法律主任的英国艺术片女星蒂尔达·斯温顿虽然表现不俗,但跟另一英国女星凯特·布兰切特在《我不在那儿》中堪称出神入化的反串演出相比还有一段距离,能够侥幸胜出,应是运气较佳。

至于曾以《我的左脚》当过一次奥斯卡影帝的英国男星丹尼尔·戴·路易斯,演技一向精彩,这次在《血色黑金》中扮演20世纪初开采石油的冷血冒险家,大体上只是维持水准而已,但其演出已是撑起这部电影的最大力量。本片剧情陈旧冗长,节奏异常缓慢,其实一点都不好看。

获最佳导演提名的《潜水钟与蝴蝶》,无论从各方面比较都比《血色黑金》更有资格提名最佳影片,但因为是法语对白而失去了资格,可惜在最佳外语片项目却又提名不上,结果两头空。

不过也有命好的,《玫瑰人生》的法国女星玛丽昂·歌迪亚第一次提名就勇夺奥斯卡最佳女主角,仅花10万美元拍成的《曾经》在最佳歌曲项目以一首《FallingSlowly》打败了三首歌提名的《魔法奇缘》,都是美梦成真的现实例子。美国电影学院愿意把奥斯卡这样的大奖给这些外来者和弱势者分享,说明美国影坛真是成了世界各地的电影人才大熔炉。(作者为台湾著名电影评论人)

责编:刘立

上一篇:鸾 2018年度全国三八红旗手标兵候选人公示下一篇:木星卫星 科学家发现12颗木星新卫星

热门tag